皇马巴拉多利德直播:养猪人必看,打造养猪咨询第一网!

致富 猪品种 猪病诊断 猪场设备 政府政策 市场分析 养猪行情

巴拉多利德vs赫塔费

热门关键词: 母猪  今日生猪价格  as  xxx  
母猪 | 大白 | 长白 | 二元 | 杜洛克 | 排行榜 | 猪病用药 | 棉粕价格 | 菜粕价格
| 氨基酸价格 | 蛋氨酸价格 | 赖氨酸价格

非瘟疫苗研发时间可缩短?

来源:养猪人必看 巴拉多利德vs赫塔费 www.qzaim.cn 发布时间:2019-06-17
  母猪批次化管理论坛暨第十三届全国猪人工授精大会在浙江慈溪顺利召开!其中,中国巴拉多利德vs赫塔费网实时录入嘉吉饲料营养抗瘟专场论坛——“非洲猪瘟大家谈”环节文字内容,供养猪人参考、学习!
 
  非洲猪瘟大家谈互动环节,邀请了华中农业大学何启盖教授、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嘉吉饲料营养詹建良总监、山西畜牧研究所韩一超老师给大家分享一下非洲猪瘟防控经验。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今天嘉吉饲料营养抗瘟专场论坛精彩纷呈,在线有20万浏览的观众,线上也留了很多的问题,大家回答问题之前,我想先代表所有的听众和现场的观众提出一个问题。想请台上的四位专家老师分享一下非洲猪瘟在我国暴发以后,各位都在自己研究的岗位上做了哪些主要的工作?
 
  山西畜牧研究所韩一超老师
 
  非常感谢会议主办方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今天早上孙德林老师也和我聊到了这件事情,说到非洲猪瘟大家谈,是我和他先谈起的,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也经常来参加这些会议,其实这个会议主要是授精方面,和我们兽医好像关系不大,所以说这次来的兽医比较少,但是我每次都来,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这个会是个接地气的会,是一个专家和猪场老板建立起桥梁、纽带的会议,所以说当时孙老师和我说,他们在群里讨论非洲猪瘟的时候,我就问你为什么不在会上搞一个这样的论坛,让猪场老板和专家来共同面对面地说一下。
 
  我是来自山西畜牧研究所,平时做临床兽医的,也做一些疫流行研究,与几位专家还是有些不同的。这次非洲猪瘟可以说是对我们国家动疫病防控提出挑战。我们国家这么些年来,动物疫病防控都是以检疫、免疫、淘汰为主,我们最大的武器就是疫苗,这次这个事情没有疫苗。在没有疫苗的前提之下,就把我们这些做临床兽医的打蒙了,所以这次非洲猪瘟8个月以来,打死打坏了一批小猪场,打懵了一批兽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说句良心话,还是有很多体会和想法。刚才几位老师讲的东西,我都十分同意。我觉得非洲猪瘟防控,就是把生物安全体系建设提到非常重要的地位,我觉得非洲猪瘟防控从产业的角度出发,而不是单纯的因病防病来做,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2018后半年各地暴发非洲猪瘟,然后划一个很大的疫区,限域内禁止生猪调运,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场里的猪长成“大象”了,到能运、能杀的时候挂不到屠宰线上,这样对产业的打击非常大,所以说我们现在,两位老师说的非常好,应该是以加强监测为前提,风险评估的方向下,来限制流动,提供限制方案来限制流动。仇老师提到的拔牙式清除,我觉得非常好,但我并不太同意仇老师说的拔牙,因为牙是一个挨一个,都在嘴里长着,你要是拔了哪个旁边那个都会受影响,所以我觉得是定点清除,在有一定格局的单元下定点清除,加强检测可能是将来解决非洲猪瘟最好的方法,当然我希望仇老师给大家大胆的预测一下到底非洲猪瘟的疫苗离我们还有多远,是以光年计,十年计还是以年计、日计可能有点难度接下来时间留给专家们。
 
  华中农业大学何启盖教授
 
  说实话,非洲猪瘟来袭,让我感觉到这一辈子兽医白学了,但是也有不白学的,什么叫不白学,如果单纯的理论学习,不到现场接触,我觉得我白学了,刚刚仇教授讲的病毒不一样加上农业部又不让动病毒,没事做,不知道怎么做。但是呢我们不给信息,这行业怎么办,当然我不能说我一个人能拯救这个行业。第一:建立一个没有疫苗通过消毒的办法来告诉大家,那么不管是到南方到北方,我们要看他们消毒是否彻底了,消毒的用药是否合理,浓度够不够,温度够不够,去找他们的漏洞。第二:从10月23日到27日国家第一疫病中心带队包括陈焕春教授、杨汉春老师、王爱国老师,我们去看了常德大猪场,疫病怎么会发生呢?我们也看了两个小猪场都是生母猪的场。通过到现场实地检验去探访,埋猪的地方让我流泪,作为兽医原本就是治病的,如今却来埋猪,我们也了解了几个关键的传播路径。这是国家疫控中心第一次让技术专家到现场去了解是怎么回事,打开了一扇窗子让我们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次疫点的普查就是三架马车:第一国家疫控中心、第二省级疫控中心、第三青岛动物疫控中心。三驾马车将事情做完,我们并不太清楚,到那边去以后,我们就知道企业,卖猪的经纪人到现场去卖猪,中小规模猪场的传播路径,当然有人说一个针头打十头猪,针的质量是可以的,但是这至少是感染了,控制传染病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消毒、检测这个方面。当然最开始检测这个方法还没有出来,我们就是从引种、车辆这个角度去防控这个疾病,进去了要伤筋动骨一百天。第三:加强县市疫病成员的基本条件建设,生猪调运问题,守马路、守高速公路,我们兽医一线的人睡在富康车上,旁边就是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保证生猪安全,确保没有病毒,能够卖出去的,包括后面跟一些饲料厂,一些原料送样,公猪站的精液,在我们工作范围内检测帮助,希望在政府允许的条件下能够尽我的能力和大家一起做一些事情。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谢谢何教授的《至少还有你》,两位都从自己的工作经验评价了非洲猪瘟对我们行业造成的影响,当然何教授在检测方面做出的工作也是有目共睹,湖北防控工作在全国还是领先的,谢谢两位。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
 
  刚才主持人说让我们汇报一下非瘟期间的工作,我们工作岗位上我们做出的工作。我们有些惭愧,参与了一些工作,非洲猪瘟的防控并不尽人意,同时感动十分心痛。非洲猪瘟之前我们团队也做了一些处理工作,主要做的是检测方法,我们想做疫苗但是农业部不允许动活病毒,没办法开展疫苗活动,但是我们的方法在非洲猪瘟第一时间也发挥了作用,后来我们团队也参与了一些疫情的诊断、一些处理,也参与了农业部指定的一些任务,在发生一些非瘟之后我们也做了一些研究工作,包括疫苗的研发、诊断技术、技术性研究,这是我们要花很长一段时间要研究的事情。我还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做了一些科普工作??破展ぷ骰故鞘种匾?,有些从业人员并不知道,对于非洲猪瘟的了解并不够,我也参与了一些猪场的检测、扶养的监测工作,帮助生猪活下来。在做的过程中也感觉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能力的局限还有一些政策的局限还有一些平台以及技术的局限,所以感受到我们的科研也好技术防控也好、防控队伍也好需要重建,所以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力不从心,我们的队伍还不够壮大,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能够挺身而出,在此我也呼吁我们的政府把我们的力量调动起来,形成一股磅礴的力量,就像建设我们改革开放一样,建设我们国家一样,同样的我们防控疾病也需要合力将其赶出去。在此我来回复一下韩老师的问题,关于疫苗的问题,我个人认为疫苗的使用,在国际上很多专家并不支持使用疫苗,这个疾病是管理的疾病,是通过对养殖的环节,包括猪场内外包括管理,国门内外检疫,猪场的日常检测等各个环节做好的话,可以不通过疫苗。比如欧洲的一些国家,过去发生过,现在根除了,近几年虽然一些国家频繁发生,但是他们仍然将这些疾病控制在国门之外,并不是疾病没有机会进去,也许进去了但是第一时间把其发现了。非洲猪瘟迟早会蔓延到我们台湾、香港,但是我相信他们会第一时间发现它、第一时间控制它,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个人认为通过疫苗并不是唯一的手段,但是我们现有的国情,疫苗的需求还是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团队也好、其他兄弟单位也好都在做这项工作研制一些相关疫苗,但是据我所知疫苗的进展并不相同,但是大家仍有大量实验没有完成。
 
  因此我认为这个疫苗没有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能很难做出一个安全有效且价格能够接受的疫苗,这个研究是需要时间的大家不要太着急,我们拿出一个不安全的疫苗出来,到时候受害的是我们大家,还是我们这个行业。所以说我还是相信这个,我为什么有时候和大家说我们疫苗会能出来的,在两年三年能出来,我也是希望给大家一个信心。因为有的人告诉我说,你那个疫苗没有两到五年出来的话我就不养猪了。我们这个压力太大,所以我要给他们信心,我有时候在有的场合说两到三年甚至一到两年,有的时候可能是昧着良心,有的时候也是出于科学家的使命感,我们在抢时间把疫苗早日拉出来,但是一方面是科学的问题,科学需要实验;另外还是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政策问题,这个时间,政府也需要掂量和考量,这个疫苗对社会的影响对国际的影响,因为在国际上用疫苗的话不是个共识,将来我们国家要用这个疫苗的话,他一定要看看国际的反应,要尊重国际同行、国际兽医机构的观点、包括国内各行各业的从业上游下游的人员意见。不是说一下子想拿就拿出来的,所以这个需要时间。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完成一个最基本的实验的话,两年是有可能的,但是是非常初步的,非常粗糙的。
 
  国际上的专家他说是八年,八年的话我觉得中国人努力点、勤奋点,中国人可以白天黑夜干活。像欧洲人他们节假日要休假所以可能需要八年,我们打个折四年也许能搞定,加上我们再勤奋一点,我们各个单位再共同努力,缩短这时间是有可能的,至少从技术上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想可能用不了那么久远,但是必要的时间还是需要的,两到三年是需要的。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好的谢谢仇教授,也回答了韩老师的问题。仇教授一下子回答了两个问题,其实大家能看得到,仇教授一方面在做科研,同时还做了很多的科普工作,也是帮助了很多的大型农场做支救。这方面的内容大家都会很感兴趣,不过我们今天的时间有限,我们过会儿还有问问题的时间。接下来有请詹博士给大家解释。
 
  嘉吉饲料营养詹建良总监
 
  大家好,关于第一个问题,当非洲猪瘟暴发的时候,其实我们身为饲料产业,我们第一个先问自己:我能帮农民做什么?这是我们问的第一个问题。那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在嘉吉是全国全球化的一个饲料产业,那它在欧洲就很多饲料厂,那我们在欧洲也有生意,也跟这些大中小型规模的农场合作着,欧洲发生非洲猪瘟的时候其实他们都有一些经验怎么协助农民去渡过,所以我们在第一时间发生非洲猪瘟的时候,我们跟美国总部取得的资料,我们已经知道,它是一个危害比较大的疾病,你要防范,你要从人的心智去改变,想法去认知这是一个很急迫的。大家产业界上每个人都是在同一艘船上,你不能忽视它,否则你就很难去控制这个疾病。所以我们一直在想,我们怎么协助农民去成功,那这就会让我想到嘉吉其实一直以来我们谈的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叫做安全。那我相信嘉吉的员工和嘉吉的客户都很知道嘉吉重视安全,我们到一个演讲厅这里,第一件事情看的不是抢位置,坐哪个位置好听课,我们先找安全出口在哪边,发生紧急事件,我们怎么走。为什么?因为公司教育我们这个安全的首要性,所以我们已经内化、在心里面就是安全为第一重要的,这是我们自己在爬楼梯的时候我们还会提醒前面的同事,你要记得扶扶手,不能悬空,悬空的话,万一有事情不小心发生的时候很难控制自己的身体,所以这是至少内化在我们的生活,而不是说我在工厂里面才实时安全,走到哪都实时安全。那我们这种安全,衍生过来非洲猪瘟的时候,在谈饲料厂安全,我们也要谈员工上下都要知道这个饲料安全不是做给人看的,是我们自己必须要提升我们自己的意识,才能说我这样做是有用的,我这样做是对的。所以我们发生之后这边嘉吉厂的员工也有在,也有一些同事在,嘉吉厂第一个提出来,食堂中午不要吃猪肉食品,因为它是有风险的。你进来到我们饲料厂,不会因为中途接触到然后传染到我们原料上面,再带到农民上面,这就是一个风险。员工主动提出来,不是我们强迫说食堂不用猪肉制品。那这个就是安全逐渐转化到一个意识形态心理,你会主动提出这样的一个需求,那我相信,经过这半年来,这么多研讨会,这么多专家在谈,农场的生物安全也一直在抬头,也一直在形成一个重要的观念,但最重要是执行的都是人,只要人没有把这当做一回事,它就很多漏洞百出。
 
  现在我们在二月二十八号的一个防控非洲猪瘟一样的这种直播的论坛,其中就有人谈到:要求你进农场要洗澡才能进农场,那他就把水打开了,然后手沾点水摸摸头,我头发有湿了,就洗完澡我就进农场,一点也不严格执行。为什么?因为你这个规范你认为安全是做到了,可是对员工来讲他是很难执行的,他一天要洗几次澡。所以,为什么后面演变成在农场规范出来你必要做一个污染物隔离区、安全区、然后中间的过渡区,都是为了让人方便去操作,让人自己在意识上感觉到了这个地方我就是安全的,我已经做了这些动作,所以去接触动物,接触猪都没有问题??墒堑蔽页鋈ヅ龅狡渌糠?,我已经污染了,我要再回到这边,我就必须在做同样的一个清洁消毒的工作,这样的意识形态提升之后,我想真的就像刚刚仇老师讲的整个产业界它会因为这个进步,让整个产业进步十年都有可能,谢谢!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好的,谢谢詹博士。詹博士也再次谈到了嘉吉的安全理念,在嘉吉大家都知道大家把人的安全和生物安全提到同等高的位置,而且在嘉吉里面有非常多的培训资料,其实我们并不仅仅是墙上挂一个横幅什么警钟长鸣ASF,人人有责这么简单,我们有很多内化的,改变我们员工的思想意识的的举措,当然我们也欢迎以后各位在座的专家教授有机会和我们共同的交流。那因为时间,我们接下来只有能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是线上的朋友问的,问何教授。他说,从之前非洲猪瘟发病的农场看,农场是母猪先发,现在仇教授也提到这个问题,很多专家解释是母猪群与人员的接触频率过高造成的,请问何教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华中农业大学何启盖教授
 
  这个问题比较重杂,说实话我现在在还没有得到这个做病毒实验的资质前,这个不太好归答。但是我向来还是信服,母猪里面的一些本身的特性,譬如说包括母猪怀孕生理上的变幻让母猪对病毒更加敏感,我们在实验室里面的周老师做过一个为什么肥猪在运输应急的时候为什么易发生胸膜肺炎,那么他去发明在应急的时候产生的激素,肾上腺素,在体外培育可以促进胸膜肺炎病毒的增殖。那么我们从应激的角度去是不是应激这是首席个,那么第二个是仇教授讲的约摸疫苗打多了,涉及到抗病毒,譬如原膜病毒很简单发生,实际上我们过度刺激免疫系统有关系,大家想,要是生产胰腺的人他会看密密麻麻的免疫程序,你不说两个锌蹿,差不多一头母猪一个月至少两针吧,所以这个过度刺激免疫系统,约摸也会导致我们这个免疫系统过度活化,约摸会造成对这个疾病的易感性会增添。第三个原来总是讲母猪当中小猪教槽料当中含有血浆蛋白,我们曾经去现场到访湖南,到了两个现场,我们曾经也高度怀疑仔猪教槽料血浆蛋白是不是带有病毒,当时去赠湖南省疫控中央去检测某个品牌里面的留样的也没有这个病毒,所以我就想徐徐的放弃约摸这种教槽料当中这个血浆蛋白带来病毒,所以按照这个为什么发生在母猪我想从根据对胸膜肺炎的研究对原膜病毒的研究,我还是信服这个结果是在母猪本身的体况上面对非洲猪瘟病毒敏感,固然这里等我们有这个机会去做或者和其他实验室合作可以去研究这个。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感谢何教授,感谢。何教授也解释了更多的是因为管理过程中频繁接触导致母猪的问题。固然我们后面还会进一步察看,看看有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案。那么现在线上还有朋友问到,仇教授:目前大家都在谈论农场在开展自我监测针对猪群其实是有一些清晰的实验室的操作主意,但是针对一些物品譬如车辆饲料产品,原料农场的器具,这些东西的这个ASF病毒检测是否有清晰的或者权威的操作主意呢?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
 
  关于检测的问题,我们不同的样品包括环境样品,猪场的器具设备,这些样品,其实我们实验室也几乎检测过所有的东西,包括动物的来源,动物的组织,动物的血清,包括饲料、猪场环境样品,有的是用棉试纸采集的这种去取样品,这都做过,我们实验室现在正在建立这个protocol,我们专门尽职检测的一个公司,艾德克斯他们建立全套的一个体系,大家可以分享一下,他们也有这样的一些经验,包括不同来源的,猪的来源、环境来源,不同物品来源的样品。他们都有这样的protocol 有的我们从他们那拿来的,有的是我们自己建立的protocol,要是大家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赠你们提供一些这种稍微尽整的protocol,我想提醒大家实验室的检测尤其重要的问题,一个试剂盒,一个实验室操作人员本身,一个是实验室环境,这是尤其大的问题,据我们察看,不同的试剂盒敏感和差距是尤其大的,就是和我们最近用的同样几个样品去检测评估,包括我们自己评估,我们把不同的试剂盒,包括我们的,和不同公司的差辞尤其大,尤其是环境样品,包括饲料样品,敏感性不一样,有的检测不出来,所以大家约摸的话尽量用两种以上的主意去检测。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实验室污染的问题是尤其严重的,尤其是我们专门做检测的实验室,环境污染是尤其严重的,尤其是电泳池,还有我们的离心机,污染是尤其严重的,大家可以归头看看,你去取样,会发明是尤其严重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人,我们人员操作也尤其关键,人员一定要培训,没有经过培训的话,检测结果是五花八门的,还有特别样品要经过特别处理。没有特别处理的话,简单的把样品拿过来是不行的,检测结果呈现所谓的假阳性或者假阴性,这个结果有时候就会影响我们对疫情的判断,影响疫情的处置,这个尤其重要。
 
  华中农业大学何启盖教授
 
  补充仇老师说的这个检测出来的假阳性的问题,非洲猪瘟操作样品的二级实验室做,这个二级实验室一定要在政府备案过的,你普通实验室是不可以做的,这是首席个。
 
  虽然不是三级,但至少二级实验室才干做的,好的,那你去检测你的处理样品来了拿到超净工作台当中或者至少是生物安全柜当中去处理,你处理尽了你到底怎么去避免你的约摸为假阳性的,你必须每天晚上尽了用核酸清除剂,把你的超净工作台上去喷洒,把上面的核酸赠破坏掉。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峰
 
  我这边还有一个问题线上问詹博士。最近业内许多厂家宣传这个能够提高猪群免疫力的特别添加剂,良莠不齐,甚至某些厂家宣传某些添加物可以直接杀死非洲猪瘟病毒,请问你也服务过中国许多农场,赠农场一个建议如何选择这些产品。
 
  嘉吉饲料营养詹建良总监
 
  首席个就像教授刚刚讲的,在做非洲猪瘟病毒的实验室你要生物安全二级以上的实验室,所以目前有外部的试验应该没有去做我的添加剂到底会对非洲猪瘟有没有效。所有的添加剂,目前我们看到有对一些细菌病毒有效的是在体外试验针对其他病毒它有一些抑菌杀病毒的能力,对非洲猪瘟病毒,目前没有科学的直接证据。相对的这些添加剂实用我们也知道有些实用,蕴藏我们自己免疫功能不是去杀灭,使用机体本身去协助反抗病原进来,那这些都是实用,首席个你放进来到底成本多少,效益多少,有多少利多少这就要单孤去评估,我们不能说哪个添加剂绝对实用嘉吉100%没有其他疾病会影响,还是要看场内的饲养管理环境集体方面考虑,最起码这些实用的添加剂可以降低你感染疾病的风险,这是断定的。所以,我目前没主意推荐什么实用什么没用,但是,有针对一些疾病跟病毒的抑制能力的添加剂的确在体外实验有能力也必须经过体内实验证明卜湿道它有没有这个效果,这个部分我们私底下就有人在议论对这种特别的添加剂做说明,感谢!
 
  嘉吉饲料营养中国猪料战略市场总监康
 
  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留赠现场的,我们杨老师这边
 
  广西一遍天种猪集团的总裁杨厚德
 
  能手教授好,我是广西一遍天种猪集团的总裁。因为现在这个饲料带毒、非洲猪瘟的问题炒的很大,尤其我们嘉吉的博士在这里,我想提个问题,玉米要是它感染了非洲猪瘟病毒之后,多长光阴可以灭活?玉米、豆粕,米糠...多长光阴可以灭活?因为现在好多饲料企业的炒作说的是一定要三分钟灭活。但是我想请问你们,因为我也很难见到你们,我想代表养猪人员问问,现在风险当前,好多人是自己没有制粒的,没有制粒然后也达不到那个温度,传统的制粒也达不到那个温度,控制不了那个光阴。约摸有些大型的、现代化的饲料企业,他们加装了这些新的设备之后可以达到。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请问台上的几位能手教授,饲料原料带毒这个风险有多大,你们是否有有效可靠的数据?就说玉米,你们检测的批次,要是这个玉米带了毒,多长光阴它就可以灭活了?因为它贴在玉米上没有水分,所以这个事是我们养猪人向来生怕的问题。所以说像现在有些中小型猪场,它没有制粒,所以我们现在好多饲料企业在炒作,说哎呀你不用颗粒料你的猪场迟早要尽蛋,请问我们台上的能手,在这个方面呢,跟我们的养猪人员做一个说明吧,感谢!
 
  嘉吉饲料营养詹建良总监
 
  好,主持人,因为这个问题刚刚又点名,那我就先来做一个归应,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先用刚刚添加剂的问题来讲,以目前科学数据没有一个实验是去做它的温度、光阴的灭活。那我们拥有的所谓的科学数据,是OIE,跟FAO这两个版本的数据。OIE是50℃,60分钟,60℃,30分钟,然后FAO是70℃,20分钟,所以目前惟独这几个数字。那我看到网上去谈到80到85℃3分钟,它是利用这三点画出的归归曲线,去趋近于三分钟,甚至有些人说瞬间就灭尽了,但是这目前没有实质上的一个科学数据,可以说它的确存在。那上次请来的一个非洲猪瘟全球防疫的主任,他没主意确保85℃3分钟可以灭活,但是十分钟以上能不能灭活,这件事他有在做研究,但他还没有主意跟大家说明,因为数据还没有出来,但他最快应该在两三个月内,我预计是今年年中,他就会有比较实际科学的数据。他是目前可以做非洲猪瘟病毒研究单位的执行者,所以他的实际的科学数据出来我们就可以详细的去说这一个事情,现在归来说原料到底带毒多少,像我刚刚谈的环节,原料只要被污染到,它就有风险,可是风险最大的是什么?猪源性的东西,为什么?因为这一个病毒,它本身会潜伏在猪血组织,也就这猪跟有关的有机物当中它潜伏进去之后我们从所有的报告出来,你把它冻到几度,它还可以存活三百多天四百多天。所以,只要在猪有关的血液组织当中,就可以存活,它可以存活很久,当它没有在血液组织当中,我们讲最简单的,粪便室温下11天灭活,粪便它只要里面没有掺杂到组织跟血液,它也没罢异法存活这么久。那归归归来再讲玉米,玉米唯独能够被污染的风狭⑼是在日晒的过程当中猪车经过。那这个经过我讲了,要是是本身染毒的猪会分泌唾液,分泌尿液这些体液的排出,或者是它的伤口流血了这些血液喷溅出来,它才具有传染力,那猪不会去咬路上的玉米,除非猪自己在车上流口水滴到了或粪便飞溅出来,这是粪便里面它本身存活率就没那么高了,因为它只要没有在猪血、猪组织当中,但是在玉米要是被污染,要有多久光阴会去衰败,目前也没有实际的科学证据,我们只能参考那个唯独的报告,运输的报告,它推算出来在各个原料当中有3到5天,那以这个日子去推算,10天已经是一个可以合理把具感染能力的病毒剂量降低到没有感染力的病毒剂量。能讲的这个是目前这个保存环境跟我们正常的饲料储存环境不一样,所以到底是变成三天还是十天,目前也不知道,只是合理的算出来50是目前降低的有效光阴节点,那玉米的风险还是会存在我们该怎么办?要是我们可以选择固然是选择烘干玉米,那么选择针对照较大就是小麦,麦麸类的产品,因为没有足够的加工过程去足以杀灭非洲猪瘟病毒,到底这样麸皮能不能用?要是能有几个方案,首席,高温控制,有效降低,但目前温度不知道;第二个进行发酵的灭活,因为发酵的温度也有5.60℃,进行8到12个小时以上的发酵也可以达到尽整的灭活的活动,甚至也可以去做一些处理,目前闻说也可以去做一些可以综合去掉病毒的添加到所谓的饲料当中,可是,这一个还没被尽全证明,那我每蹿待它可以去证明之后,饲料添加这个之后也可以降低风险,所以但在降低风险整个考量之下,五天已经是最低的一个光阴点了,那是不是真的我还是要靠科学数据去证明,高温能够降低风险只是实际温度和光阴我们等待真正科学数据出来我们再去说到底有多大有效性,我们就一些科学数据补充到这个,目翠他教授们有没又要补充的?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
 
  刚才詹博士做了许多很好的解释,饲料与原料污染病毒的约摸性和光阴,在中国的情况都比较重杂,要是在国外约摸比较单一,来源约摸比较显然,在收购当中玉米被污染的约摸性很大的,尤其是我们国家疫区这么普遍,我们国内暂时没有做这样的研究,但是国外有这样的报道,病毒在不同的饲料里,有评估,根据温度和分泌物蛋白的成分在里面,光阴就长一些,要是没有蛋白,病毒约摸就几天,太阳一晒就晒死了。所以要是有污染的话,它的来源和他的温度,光阴不等,个人以为还是需要管理,实验室做寥缋估,80度85度不同的光阴,在80度几分钟病毒基本上就灭活了,我们把病毒放饲料里面去处理,85度3分钟最早也是我们验的,是有依据的,虽然不是尤其尽全充沛的实验,但是有依据的。尤其玉米,基本放三个礼拜病毒就不会存活了,五十天就更安全了,但是含有蛋白的成分光阴就长些,譬如说麸皮,这个就是风险管理,不用过分纠结,有条件就管理好一点,最后就是几率的问题,猪吃的东西几率问题,吃的话感染风险并不高,吃进去风险不高,就怕喝进去,就怕饲料掉水里,所以这就是风险高低的问题,还有一点,中标的约摸性,不是每个猪中标的约摸性是一样的,为什么有的母猪先发病,有些离的远的没发病,有人员管理问题也有饲料问题,有的猪应激反应大,有的猪也感染不上,所以这是为什么要在饲料里面加东西,减少应激,密集度不要太大,要通风,温度控制,就是为了降低感染率。
 
  华中农业大学何启盖教授
 
  在干料里面有病毒,猪一定是吃干料喝水的,这是毫无迷惑的,饲料污染一定是需要注意的。但是我们那里检测四十份饲料,五十多份玉米原料,目前还没有检测到病毒,毕竟这里面不约摸涵盖所有批次,只是说有些企业送来没有,我们主要在原料关把控。而不是非要制粒工艺,要是你的原料不把关,那就只能是走这种制粒工艺,对病毒对不敏感这个至少是对降低这种风险降低感染量是值得去在目前情况下值得去投入,活下去,好的,感谢何教授。
手机捕鱼达人游戏技巧 战东风APP 安徽快三走势50期 2017年第128期开奖直播 三张牌扑克免费试玩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片超长 迷失拉斯维加斯送彩金 寻宝之旅返水 华东15选5开奖查询 内蒙古快3跨度与和值走势图